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idda1的博客

知錯能改 善莫大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阿Q正傳 (通順版)8 第八章 不准革命  

2011-07-15 20:04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Q正傳 (通順版)8 第八章 不准革命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符甦 校對。。。。。。。

第八章  不准革命

     未莊人心日見其安靜了。據傳來的消息,知道革命黨雖然進了城,倒還沒有什麼大異樣。知縣大老爺還是原官,不過改稱了什麼,而且舉人老爺也做了什麼——這些名目,未莊人都説不明白——帶兵的也還是先前的老把總〔46〕。只有一件可怕的事是另有幾個不好的革命黨夾在裡面搗亂,第二天便動手剪辮子,聽説那鄰村的航船七斤便著了道兒,弄得不像人樣子了,這是一件可怕的事卻還是什麽恐怖,因為未莊人本來少上城,即使偶有想進城的,也就立刻變了計,會遇到這危險。阿Q本也想進城去尋他的老朋友,一聽到這消息,也只得作罷了。

  這時的未莊不能説無改。幾天之後,將辮子盤在頂上的逐漸增加起來早經說過最先然是茂才公,其次便是趙司晨和趙白眼,後來是阿Q。倘在夏天,大家將辮子盤在頭頂上或者打一個結,本不什麼稀奇事,但現在是暮秋,所以秋行夏令的情形,對於盤辮家不能是萬分英斷,對於未莊不能説不是無關於改變了。

  趙司晨盤了辮子,腦後空蕩蕩的走來,看見的人大嚷説,,革命黨來了!”

  阿Q聽到很羡慕。雖然早知道秀才盤辮的大新聞,但總沒有想到自己可以照樣做,現在看見趙司晨也如此,才有了學樣的意思,定下實行的決心。他用一支竹筷將辮子盤在頭頂上,遲疑多時,這才放膽的走去。

  他在街上走,人也看他,然而他們不説什麼話,阿Q當初很不快,後來便很不平。他近來很容易鬧脾氣了;其實他的生活,倒也並不比造反之前好,而更艱難,人見他也客氣,店鋪也不説要現錢。而阿Q總覺得自己太失意:既然革了命,不應該只是這樣的。況且有一回看見小D,愈使他氣破肚皮了。

  小D也將辮子盤在頭頂上了,而且居然用一支竹筷。阿Q萬料不到D也敢這樣做,自己決不准他這樣做!小D是什麼東西呢?他很想即刻揪住他,拗斷他的竹筷,放下他的辮子,並且批他幾個嘴巴,聊且懲罰他忘了生辰八字,也敢來做革命黨的罪。但他終於饒放了,單是怒目而視的吐一口唾沫道呸!

  這幾日,進城去的只有一個假洋鬼子。趙秀才本也想靠著寄存箱子的淵源,親身去拜訪舉人老爺的,但因為有剪辮的危險,所以也就中止了。他寫了一封黃傘格47〕的信,托假洋鬼子帶上城,而且托他給自己介紹介紹,好加入去進自由黨。假洋鬼子回來時,向秀才討買銀桃子的四塊洋錢,秀才便有一塊銀桃子掛在大襟上了;未莊人都驚服,説這是柿油党的頂子〔48〕,抵得一個翰林〔49〕;趙太爺因此也驟然大闊,遠他兒子初雋秀才的時候,所以目空一切,見了阿Q,也就很有些不放在眼裡了。阿Q正在不平,又時時刻刻感到被冷落,一聽這銀桃子的傳,他立即悟出自己之所以冷落的原因了:要革命,單説投,是不行的;盤上辮子,也不行的;第一着就是仍然結識革命黨去結識。他生平所知道的革命黨只有兩個,城裡的一個早已殺掉了,現在只剩一個假洋鬼子。他除趕緊去和假洋鬼子商量之外,再沒有別的了。

  錢府的大門正開著,阿Q便怯怯的進去。他一到裡面,很吃驚,見假洋鬼子站在院子中央,一身烏黑的大約是洋衣,身上掛著一塊銀桃子,手裡拿著的是阿Q曾經領教過的棍子,已經留到一尺多長的辮子拆開了披在肩背上,蓬頭散髮的像一個劉海仙〔50〕對面挺直的站著趙白眼和三個閒人,正在必恭必敬的聽説話。

  阿Q輕輕的走進,站在趙白眼的背後,心裡想招呼,卻不知道怎麼説才好:叫他假洋鬼子固然是不行的了,洋人也不妥,革命黨也不妥,或者就應該叫洋先生了罷。

  洋先生沒有因為正在白著眼睛講得正起勁:我是性急的,所以我們見面,我總是說:洪哥〔51〕!我們動手罷!O〔52〕——這是洋話,你們不懂的否則早已成功了。然而這正是他做事小心的地方。他再三再四的請我上湖北,我還沒有答應。誰願意在這小縣城裡做事情。……”

  唔,……這個……”阿Q他略停,終於用十二分的勇氣開口了,不知道因為什麼,還是沒有又並不叫他洋先生。

  聽著説話的四個人都吃驚的回頭看。顧他。這時,洋先生發現看見Q什麼?

  ……”

  出去!

  我要投……”

  滾出去!洋先生揚起哭喪棒來了。

  趙白眼和幾個閒人們便都吆喝道:先生叫你滾出去,你還不聽麼!

  阿Q將手向頭上一遮,不自覺的逃出門外;洋先生倒也沒有追。Q快跑了六十多步,才慢慢的走,於是心裡便湧起了憂愁:洋先生不准他革命,他再沒有別的路;從此不能望有白盔白甲的人來叫他,所有的抱負,志向,希望,前程,全被一筆勾銷了。至於被這幾個閒人傳揚開去,給小D王鬍等輩笑話,倒還在其次的事。

  他似乎從來沒有經過這樣的失落無聊。他對於自己的盤辮子,彷彿覺得無意好像被侮蔑;為報仇起見,很想立刻放下辮子來,但還是也竟沒有放。他游到夜間,賒了兩碗酒,喝下肚去,漸漸的高興起來了,思想裡又出現白盔白甲的碎片。

  有一天,他照例的混到夜深,待酒店要關門,才踱回土穀祠去。

  拍,吧!————

  他忽而聽得一種異樣的聲音,是爆竹。阿Q本來是愛看熱鬧,愛管閒事的,便在暗中直尋過去。似乎前面有些腳步聲;他正聽,猛然間一個人從對面逃來了。阿Q一看見,便趕緊翻身跟著逃。那人轉彎,阿Q也轉彎,轉彎,那人站住了,阿Q也站住。他看後面並無什麼,卻發現那人原來便是小D。什麼?阿Q不平起來了。

……趙家遭搶了!小D氣喘吁吁的説。

Q的心怦怦的跳了。小D説了便走;阿Q也跟著而又停的两三回。他究竟是做過這路生意,格外胆大,於是躄出路角,仔细的聽,似乎有些嚷嚷,又仔细的看,似乎許多白盔白甲的人,络绎的将箱子抬出了,器具抬出了,秀才娘子的寧式床也抬出了,。他很想走前去看過究竟但是不分明,他還想上前两只脚没有動

  這一夜沒有月,未莊在黑暗裡很寂靜,寂靜像羲皇〔53〕時候一般太平。阿Q站著看自己發煩,似乎還是先前一樣,在那裡來來往往的搬,箱子抬出了,器具抬出了,秀才娘子的甯式床也抬出了,……不停的使自己有些不信他自己的眼睛了。但他決不再上前,回到自己的土穀去了。

土穀祠裡更漆黑;他關好大門,摸進自己的屋子裡。他躺好一會,這才定了神,而且發出關於自己的思想沉思起來:白盔白甲的人明明到了,不來打招呼,搬了許多好東西,沒有自己的份,——這全是假洋鬼子可惡,不准我造反,否則,這次何至於沒有我的份呢?阿Q越想越氣,終於禁不住滿心痛恨起來,毒毒的點一點頭:不准我造反,只准你造反?妈妈的假洋鬼子,——好,你造反!造反是殺頭的罪名呵,。我总要告一状,看你抓進縣裡去殺頭,——满門抄斩,——嚓!嚓!

。。。。。。Q正傳。。符甦 校對。。2011715日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阿Q正傳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