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idda1的博客

知錯能改 善莫大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阿Q正傳 (通順版)6 第六章 從中興到末路  

2011-07-14 08:20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阿Q正傳 (通順版)6  第六章  從中興到末路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符 甦 校對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第六章  從中興到末路

    Q在未莊再看見阿Q出現的時候,是剛過了這年的中秋。人們都驚異,説是阿Q回來了,於是又回上去想道他先前那裡去了呢?阿Q前幾回上城,大抵早就興高采烈的對人説,但這次卻沒有並不,所以沒有一個人留心到。他或者也曾告訴過管土穀祠的老頭子,然而未莊老例,只有趙太爺錢太爺秀才大爺上城才算一件事。假洋鬼子尚且不足數,何況是阿Q:因此老頭子也就不替他宣傳,所以,未莊的社會上也就無從知道了。

  阿Q這回的回來,卻與先前不同,使人值得驚異。天色將黑,他睡眼蒙朧的在酒店門前出現了,他走近櫃檯,從腰間手來,滿把是銀的和銅的,往櫃上一扔説,現錢!打酒來!穿的是新夾襖,看去腰間還掛著一個大搭連,沉鈿鈿的將褲帶墜成了很彎很彎的弧線。未莊老例,看見略有些醒目的人物,是與其慢也寧敬的,。古人云,士別三日便當刮目相待現在雖然明知是阿Q,但因為和破夾襖的阿Q有些兩樣了,古人云,士別三日便當刮目相待36〕,所以堂倌,掌櫃,酒客,路人,便自然顯出一種且敬的態來。掌櫃既先之以點頭,又繼之以談話:,阿Q,你回來了!”

  回來了。

  發財發財,你是——……”

  上城了!

  這一件新聞,第二天便傳遍了未莊。人人都願意知道 現錢和新夾襖的阿Q的中興史,所以在酒店裡,茶館裡,廟簷下,人人都在打聽阿Q的新動向。便漸漸的探聽出來了。結果,使阿Q得新敬畏。

  據阿Q説,他在舉人老爺家裡幫忙。這一節,聽的人都肅然了。這老爺本姓白,因為合(全?)城裡只有他一個舉人,所以不必冠姓,説起舉人來就是他。這也不獨在未莊如此,而在便是一百里方圓之內也如此,人們幾乎以為他的姓名就叫舉人老爺的了。在這人的府上幫忙,那當然是可敬的。但據阿Q說,他卻不高興再幫忙了,因為這舉人老爺實在太媽媽的了。這一節,聽的人都歎息而且快意,因為阿Q本不配在舉人老爺家裡幫忙,而不幫忙是可惜的。

  據阿Q說,他這次回來,似乎也由於不滿意城裡人,這就在他們將長凳稱為條凳,而且煎魚用蔥絲,加以最近觀察所得,城裡缺點女人走路扭得不很好,是缺點。然而也偶有大可佩服的地方,即如未莊的鄉下人不過打三十二張的竹牌〔37〕,只有假洋鬼子能夠麻醬城裡連小烏龜子都得精熟的。什麼假洋鬼子,放在城裡的十幾歲的小烏龜子手裡,就立刻成了小鬼見閻王。這一節,聽的人都赧然了。你們可看見過殺頭麼?阿Q説,咳,好看。殺革命黨。唉,好看好看,……”他搖搖頭,將唾沫飛在正對面的趙司晨臉上。這一節,聽的人都凜然了。阿Q四面一看,忽然揚起右手,照著伸長脖子聽得出神的王鬍的後項窩上直劈下去道:

  嚓!

  王鬍驚得一跳,同時電光石火似的趕快頭,而聽的人都悚然而且欣然了。從此王鬍瘟頭瘟腦的許多日,並且再不敢走近阿Q身邊;別的人也一樣。

  阿Q這時的地位,在未莊人眼睛裡的地位,雖不敢説超過趙太爺,但謂之差不多,大約也就沒有什麼語病的了。

  然而不多久,這阿Q的大名忽傳遍了未莊的閨中。雖然未莊只有錢趙兩姓是大屋,此外十之九都是淺閨,但閨中究竟是閨中,所以也算得一件神異。女人見面時一定説,鄒七嫂在阿Q那裡買了一條藍綢裙,舊固然是舊的,但只化了九角錢。還有趙白眼的母親,——一説是趙司晨的母親,待考,——也買了一件孩子穿的大紅洋紗衫,七成新,只用三百大錢九二串〔38〕。於是伊們都眼巴巴的想見阿Q,缺綢裙的想問他買綢裙,要洋紗衫的想問他買洋紗衫,不但見了不逃避,有時阿Q已經走過了,也還要追上去叫住他,問道:阿Q,你還有綢裙麼?沒有?紗衫也要的,有罷?

  後來這終於從淺閨傳進深閨裡去了。因為鄒七嫂得意之餘,將伊的綢裙請趙太太去鑒賞,趙太太又告訴了趙太爺而且著實讚賞恭維了一番。趙太爺便在晚飯桌上,和秀才大爺論,以為阿Q實在有些古怪,責令我們門窗應該小心些;Q但他的東西,不知道可還有什麼可買,也許有好東西罷。加以趙太太正想買一件價廉物美的皮背心。於是家族決議,便托鄒七嫂即刻去尋阿Q,而且為此新辟了第三種例外:這晚上也姑且特准點油燈。

  油燈乾了不少了,阿Q還到。趙府的全眷都很焦急,打著呵欠,或恨阿Q太飄忽,或怨鄒七嫂不上緊。趙太太還怕他因為春天的條件不敢來,而趙太爺以為不足慮:因為這是趙太爺去叫他的。果然,到底趙太爺有見識,阿Q終於跟著鄒七嫂進來了。

  他只説沒有沒有,我説你自己當面説去,他還要説,我説……”鄒七嫂氣喘吁吁的走著説。

  太爺!阿Q似笑非笑的叫了一聲,在簷下站住了。

  阿Q,聽説你在外面發財,趙太爺踱開去,眼睛打量著他的全身,一面說。那很好,那很好的。這個,……聽説你有些舊東西,……可以都拿來看一看,……這也並不是別的,因為我倒要……”

  我對鄒七嫂説過了。都完了。

  完了?趙太爺不覺失聲的説,那裡會完得這樣快呢?

  那是朋友的,本來不多。他們買了些,……”

  總該還有一點罷。

  現在,只剩一張門幕了。

  就拿門幕來看看罷。趙太太忙説。

  那麼,明天拿來就是,趙太爺卻不甚熱心了。阿Q,你以後有什麼東西的時候,你儘先送來給我們看,……”

  價錢決不會比別家出得少!秀才説。秀才娘子忙一瞥阿Q的臉,看他感動了沒有。

  我要一件皮背心。趙太太説。

  阿Q雖然答應著,卻懶洋洋的出去了,也不知他是否放在心上。這使趙太爺很失望,氣憤而且擔心,所以不再至於停止了打呵欠。秀才對於阿Q的態度也很不平,於是説,這忘八蛋要提防,或者竟不如吩咐地保,不許他住在未莊。但趙太爺以為不然,説這也怕要結怨,況且做這路生意的大概是老鷹不吃窩下食本村倒不必擔心的;只要自己夜裡警醒點就是了。秀才聽了這庭訓39〕,非常之以為然,便即刻撤銷了驅逐阿Q的提議,而且叮囑鄒七嫂,請伊萬不要向人提起這一段話。

第二日,鄒七嫂便將那藍裙去染了皂,;將阿Q可疑之點傳揚出去可是確沒有提起秀才要驅逐Q這一節。然而這已是對於阿Q很不利。最先,地保尋上門,取了他的門幕去,阿Q説是趙太太要看的,而地保也不還,並且要議定每月的孝敬錢。其次,是村人對於他的敬畏忽變相了,雖然還不敢來放肆,卻很有遠避的神情,而這神情和先前的防他來的時候又不同,頗混著敬而遠之了。

有一班閒人卻還要尋根究底探阿Q的底細。阿Q並不諱飾,傲然説出他的經來。從此他們才知道,Q不過是一個小腳色,不但不能上牆,並且不能進洞,只站在洞外接東西。有一夜,Q他剛才接到一個包,正再進去,不一會,只聽得裡面大嚷起來,他便趕緊跑,連夜爬出城,逃回未莊來了,從此不敢再去做。然而這故事卻於阿Q更不利,人對阿Q敬而遠之者,原是本因為怕結怨,誰料Q不過是一個不敢再偷的罷了呢?這實在是斯亦不足畏也矣40〕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符 甦 校對。。2011年7月14日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