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idda1的博客

知錯能改 善莫大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阿Q正傳 (通順版)4 第四章 戀愛的悲劇  

2011-07-12 15:46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阿Q正傳 (通順版)4  第四章 戀愛的悲劇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符 甦  校對

 

第四章  戀愛的悲劇

  有人説:有些勝利者,願意敵手如虎,如鷹,他才感得勝利的歡喜;假使如羊,如小雞,他便反覺得勝利的無聊。又有些勝利者,當克服一切之後,看見死的死了,降的降了,臣誠惶誠恐死罪死罪,他於是沒有了敵人,沒有了對手,沒有了朋友,只有自己在上,一個,孤另另,淒涼,寂寞,便反而感到勝利只不過是悲哀。然而我們的阿Q卻沒有這樣乏,他是永遠得意的:這或者是中國精神文明冠於全球的一個證據了。

  看哪,他飄飄然的似乎要飛了!

  然而這一次的勝利,卻使他有些異樣。他飄飄然的飛了大半天,飄進土穀祠,照例應該躺下便打鼾。誰知道這一晚,他很不容易合眼,他覺得自己的大拇指和第二指有點古怪:彷彿比平常滑膩些。不知道是小尼姑的臉上有一點滑膩的東西粘在他指上,還是他的指頭在小尼姑臉上磨得滑膩了?……

  斷子絕孫的阿Q!

  阿Q的耳朵裡又響起聽到這句話。他想:“沒錯,應該有一個女人,斷子絕孫便沒有人供一碗飯,……應該有一個女人。不孝有三 無後為大27〕,若敖之鬼餒而28〕,也是一件人生的大哀,所以他那思想,其實是樣樣合于聖經賢傳的,只可惜後來有些不能收其放心29〕了。

  女人,女人!……”他想。

  “……和尚動得……女人,女人!……女人!他又想。

  我們不能知道這晚上,不知阿Q在什麼時候才打鼾。但大約他從此總覺得指頭有些滑膩,所以他從此總有些飄飄然;……”他想。

  即此一端,我們便可以知道女人是害人的東西。

  中國的男人,本來大半都可以做聖賢,可惜全被女人毀掉了。商是妲己〔30〕鬧亡的;周是褒姒弄壞的;秦……雖然史無明文,我們也假定因為女人,大約未必十分錯;而董卓可是的確給貂蟬害死

  阿Q本來也是正人,我們雖然不知道他曾蒙什麼明師指授過,但他對於男女之大防31〕卻歷來非常嚴;也很有排斥異端——如小尼姑及假洋鬼子之類——的正氣。他的學説是:凡尼姑,一定與和尚私通;一個女人在外面走,一定想引誘野男人;一男一女在那裡講話,一定有勾當。為懲治他們起見,所以他往往怒目而視,或者大聲說幾句誅心32〕話,或者在冷僻處,便從後面擲一塊小石頭。

  殊不知誰知道他將到而立33〕之年,竟被小尼姑害得飄飄然了。這飄飄然的感觉精神,在禮教上是不應該有的,——所以女人真可惡,假使小尼姑的臉上不滑膩,阿Q便不至於被蠱,又假使小尼姑的臉上蓋一層布,阿Q便也不至於被蠱了,——他五六年前,曾在戲臺下的人叢中擰過一個女人的大腿,但因為隔一層褲,所以此後並不飄飄然,——而小尼姑並不然,這也足見異端之可惡。

  ……”阿Q想。

  他對於以為一定想引誘野男人的女人,時常留心看,然而伊並不對他笑。他對於和他講話的女人,也時常留心聽,然而伊又並不提起關於什麼勾當的話來。哦,這也是女人可惡之一節:伊們全都假正經的。

  這一天,阿Q在趙太爺家裡舂了一天米,吃過晚飯,便坐在廚房裡吸旱煙。倘在別家,吃過晚飯本可以回去的了,但趙府晚飯早,雖說定例不准掌燈,一吃完便睡覺,然而偶然也有一些例外:其一,是趙大爺未進秀才的時候,准其點燈讀文章;其二,便是阿Q來做短工的時候,准其點燈舂米。因為這一條例外,所以阿Q在動手舂米之前,還坐在廚房裡吸旱煙。

   吳媽,是趙太爺家裡唯一的女僕,洗完了碗碟,也就在長凳上坐下而且和阿Q談閑天:太太兩天沒有吃飯哩,因為老爺要買一個小的……”

    “女人……吳媽……這小孤孀……”阿Q想。

  我們的少奶奶八月裡要生孩子了……”吳媽繼續説。

  女人……”阿Q想。

  阿Q放下煙管,站了起來。

  我們的少奶奶……”吳媽還嘮叨說。

  我和你睏覺,我和你睏覺!阿Q忽然搶上去,對伊跪下了。

  突然一切一刹時中很寂然。

  阿呀!吳媽楞了一息,突然發抖,大叫著往外跑,且跑且嚷,似乎後來帶哭了。

  阿Q牆壁跪著發楞,於是兩手扶著空板凳,慢慢的站起來,彷彿覺得有些糟。他這時確也有些忐忑了,慌張的將煙管插在褲帶上,就想去舂米。砰的一聲,頭上著了很粗的一下,他急忙回轉身去,那秀才便拿了一支大竹杠站在他面前。

  你反了,……你這……”

  大竹杠又向他劈下來了。阿Q兩手去抱頭,拍的正打在指節上,這可很有一些痛。他衝出廚房門,彷彿背上又著了一下似的

  忘八蛋!秀才在後面用官話這樣罵。

  阿Q奔入舂米場,一個人站著,還覺得指頭痛,還記得忘八蛋,因為這話是未莊的鄉下人從來不用,專是見過官府的闊人用的,所以格外怕,印象格外深。但這時,他那……”的思想卻沒有了。而且打罵之後,似乎一件事已經完結收束,倒反覺得一無掛礙似的,便動手去舂米。舂了一會,他熱起來了,歇了手下上

  脫下的時候,他聽得外面很熱鬧,阿Q生平本來最愛看熱鬧,便即尋聲走出去了。尋聲漸漸的尋到趙太爺的內院裡,雖然將近入夜在昏黃中還可辨得出許多人,趙府一家連兩日不吃飯的太太也在內,還有間壁的鄒七嫂,真正本家的趙白眼,趙司晨。

  少奶奶正拖著吳媽走出下房來,一面説:你到外面來,……不要躲在自己房裡想……”

  誰不知道你正經,……短見是萬萬尋不得的。鄒七嫂也從旁説。

  吳媽只是哭,夾些話,卻不甚聽得分明。

  阿Q想:哼,有趣,這小孤孀不知什麼玩意兒了?他想打聽,走近趙司晨的身邊。這時他猛然間看見趙大爺向他奔來,而且手裡捏著一支大竹杠。他看見這一支大竹杠,便猛然間悟到自己曾經被打,和這一場熱鬧似乎有點相關。他翻身便走,想逃回舂米場,這支竹杠阻了他的去路,於是他翻身便走,自然而然的走出後門,不多工夫,已在土穀祠內了。

  阿Q坐了一會,皮膚有些起粟,他覺得冷了,因為然已是春季,而夜間頗有餘寒,尚不宜赤膊。他記得布衫留在趙家,倘若去取,深怕秀才的竹杠。然而這時,地保進來了。

  阿Q,你的媽媽的!你連趙家的人都調戲起來,簡直是造反。害得我晚上沒有覺睡,你的媽媽的!……”

如是云云的教訓了一通,阿Q自然沒有話。臨末,因為在晚上,應該送地保加倍酒錢四百文,阿Q正沒有現錢,便用一頂氊帽做抵押,並且訂定了五條件:

一 明天用紅燭——要一斤重的——一對,香一封,到趙府上去賠罪。

  二 趙府請道士祓除縊鬼,費用由阿Q負擔。

  三 阿Q從此不准踏進趙府的門檻。

  四 吳媽此後倘有不測,惟阿Q是問。

  五 阿Q不准再去索取工錢和布衫。

  阿Q自然都答應了,可沒有錢。幸而已經春天,棉被可以不要無用,。第二天早上,便把它質了二千大錢,履行協議條約。赤膊磕頭之後,居然還剩幾文,他沒有用來也不再贖氊帽,統統喝了酒了。趙家沒有也並不燒香點燭,等到因為太太拜佛的時候可以用,留著了。那破布衫大半是給了少奶奶八月間生下來的孩子襯尿布,那小半破爛的便了吳媽的鞋底。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符 甦 校對。。2011年7月12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